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将手收了回去,幽幽地叹息一声:“我可能是个不祥之人,你还是少跟我扯上关系为好,婚事什么的,就算了吧。”

夜墨寒是完全不信这种所谓不祥的说法的,丝毫不为所动,连眼睛都没睁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是谁说的,被朕查到,定要去拔了他们的舌头。”

“这是真的。”

他的霸道保护让夕颜心里升起丝丝的温暖,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深重的无奈,“白日里的时候,圣炎告诉我,我是灵族圣女的后代,按照那边的规矩,是不能和灵族之外的人成婚的,否则便会遭到他们无休止的追杀,我不想把你扯进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里面。”

“你究竟是担心他们追杀,还是想以此作借口,想要理所当然地拒绝朕?”

夜墨寒冷冷地盯着她,明显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你以为朕会怕了那个灵族么?”

夕颜语塞。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担心拖累他还是想要借此让他退缩。

大概两者都有。

“可是……”

“没有可是,你给老子闭嘴,老实睡觉,否则后果自负。”

他怒急之下,直接爆了一句粗口,黑眸冷冷地盯着她,大有一种她再敢往下说一句,他就立刻掐死她的意思。

夕颜蔫儿了。

卧室之中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好一会儿之后,夜墨寒才幽幽地叹息一声,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我和你的命早就纠缠在一起了,要追杀也逃不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要操那个无谓的心,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时间才是真的。”

夕颜咬着唇,沉默不语。

“颜儿,跟我回去吧,就算当年的事是我对你不住,但你也闹了这么久,也该消气了。”

他将下颌搁在她的肩头,轻轻地诉说自己的心事,“那个时候你假死一走了之,我的心都碎了,你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儿,我抱着你冰冷的尸体,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他的声线中透出一股让人心碎的哀伤,还有一种难以言语的疼痛,强大如夜墨寒,好像还是第一次在人前露出这种脆弱的情绪。

夕颜感觉自己的心脏抽痛了下。

夜墨寒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之中,忽地低笑出声:“其实那个时候,我想过只要能让你回来,就算放弃整个天下,我也心甘情愿,但是最终你还是走了,就连一具尸体一块骨灰都没有给我留下,彻底地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得干干净净。”

夕颜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这种如同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的姿态却是一下子击中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下意识地伸了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身子,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

其实那件事过了这么久,再多的恨意也随着时间都消散了,她早就……不怪他了。

她之所以不愿意跟他回去,除了担心当年的事重演,也是担心回去之后又是一堆的烦心琐碎的事等着他们,皇宫朝堂,从来都不会叫人省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