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回到欧阳世家,得知萧辰尚未返回,心中不由的焦急起來,

“飘飘姐姐,辰哥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云雪拉着她的手说,

欧阳伟毅附和:“沒错,萧兄的运气一直都很好,总能在绝境里找到出路,我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你辛苦了,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飘飘摇头说:“我不累,还是先把敌人的部署情况告诉大家吧,你们好提前做准备,”

虽说地图是萧辰负责画的,但她凭借过目不忘的能力,愣是将敌人所有的部署情况牢记于心,

众人的面前摆着一个大沙盘,等她将情况进行一一标注之后,欧阳同甫皱起眉头,说:“敌人用的果然是铁桶阵,想要突围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欧阳世家此时的兵力,加上尚武堂的援兵,完全能在敌人稍微薄弱的地方打开缺口,但是,这么做首先会造成己方比较大的伤亡,第二是只有高品级的魂士能逃出去,其他家族成员根本沒有逃生的可能,

扔下族人,这种事情欧阳同甫做不出來,其他人也做不出來,

西门玉成叹气说:“其他家族不愿意派援兵过來,我们又沒有率众突围的实力,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吗,”

云峥说了一句宽心话:“好在敌人不会在短时间里发动总攻,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而且说不定萧辰回來的时候,会带來其他的好消息,”

……

幽冥神王大帐,萧辰跟几个侍女打的火-热,套出不少幽冥界的秘密,其中大部分都跟幽冥神王本人有关,

幽冥神王是女人这件事,在幽冥界是最大的秘密,除了这几名贴身侍女之外,就连四方魔帅都沒见过她的真容,

“各位姐姐,神王大人平时喜欢做什么、吃什么,喜欢什么样式的衣服,你们详细的跟我说说呗,”他继续套话:“对了,她一个柔弱女子,是怎么让那些魔帅、魔将们俯首称臣的,”

为首的侍女说:“神王大人在咱们幽冥界等级最高,掌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那些家伙当然要听她的,至于神王大人喜欢吃什么和穿什么样的衣服,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楚的,时间长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样啊,怪不得她能统领幽冥界呢,”他点着头说:“姐姐们,神王大人的脾气怎么样,不会经常发火吧,”

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的说:“凡事都要小心,神王大人的脾气还算温和,但是对手下们的要求十分严格,惹她生气不要紧,可谁要是完不成她布置的任务,是要倒大霉的,”

他装作战战兢兢的样子:“多谢姐姐提醒,我一定会多加注意的,”

“对了小兄弟,你是从哪里來的,为什么以前沒见过你,”

“嘿嘿,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各位姐姐当然沒有见过,能來到神王大人身边,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的产物,”

他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幽冥界和皇极境是敌对双方,自己身处敌营,保证安全才是第一位重要的事情,

几分钟后,幽冥神王开始发号施令:“命令四方魔帅,适当调整部署,敌人很可能已经搞到我方的部署情况,及时作出改变,断绝敌人的某些幻想,”

听到这条命令,萧辰的心凉了半截儿,他和飘飘辛辛苦苦打探到的情报,就此变得一文不值,

紧接着是第二条命令:“对欧阳世家做最后通牒,两个时辰后,如果他们还不肯归顺幽冥界,那就发起总攻击,鸡犬不留,”

萧辰的心开始紧张起來,因为从刚才和侍女们的聊天中得知,神王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她的话一旦形成命令,就决无更改,

也就是说,欧阳世家只剩下两个时辰的时间了,

作为皇极境第一大家族,欧阳家的人都是有傲骨的,这样就决定了一件事,,他们不可能为了苟活选择投降,

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儿什么,

心一横,他迈步走进内帐,朗声说:“神王,我有事想跟你说,”

女人姿势慵懒的躺在纱幔绣床上,眉头微蹙道:“她们沒跟你讲清楚这里的规矩吗,沒有本座的召唤,任何人不得进内帐,违者杀无赦,”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顾不得那么多,”他语气不卑不亢的说,

神王慢慢的坐起來,虽说有轻纱的遮挡,却依然无法掩饰其妙曼的身姿,

不得不承认,她有着令天下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长相和身材,萧辰之所以能做到此时的淡定,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看在你是新人的份儿上,本座这次不与你计较,有什么事情直说吧,”她哼道,

萧辰开门见山,说:“我希望你能收回对欧阳世家的最后通牒,这种赶尽杀绝的做法,对你和你们是沒有好处的,”

“是吗,”神王笑了,花枝乱颤道:“欧阳家族已是我大军的囊中之物,本座想要灭掉它,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轻松,你不要以为说几句危言耸听的话,就能让我改变主意,”

“你之所以这么有自信,无非是其他家族未能派來援军而已,”他不卑不亢道:“但你要知道,皇极境十二大家族沆瀣一气,这是维持了数千年的习惯,只要你对欧阳世家发动攻击,那些人就会在你的背后下手,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作为三军统帅你应该很清楚,”

神王继续娇笑:“咯咯,本座多谢你的提醒,实话告诉你吧,我正等着其他家族的援军呢,只是吃掉一个欧阳世家,根本满足不了本座的胃口,年轻人,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耸耸肩,说:“你终于对我的身份感兴趣了,实话实说,我是尚武堂的弟子,负责刺探你方的部署情况,在完成任务的前一刻不小心被你的人发现,慌不择路闯进隘口,后面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

“皇极境的人,呵呵,有意思,”神王抬起两条长腿,放在床边,其中一条左右晃动,

“怕了吧,我们可是敌对的双方呢,你把我放在身边,相当于为自己埋下一颗炸弹呢,”他语带深意的说,

“本座不这么认为,”神王用很有自信的语调说:“你是皇极境的人又能怎样,这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弱者必须向强者俯首称臣,谁都不例外,本座就算站着不动让你攻击,你能杀掉我吗,而我只需要动动小指头,你就得灰飞烟灭,所以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

她顿了顿,接着说:“至于你刚才提出的建议,本座当做沒听到,进攻欧阳世家势在必行,谁求情都沒有用的,好了,你下去吧,本座要开始修炼魔功了,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