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以乐愣住了,大大的眼睛瞬间放大,一脸震惊地扭头看向千易蔓,目光停留在千易蔓嘴唇上口红颜色,又低头看着餐巾上的口红颜色,果然是一个颜色。八?一?中?文网w≤w≈w=.≥8=1≈z≤w≈.=

“你们两个在厕所……你们……不是依旧离婚了吗?”安以乐一张俏脸瞬间因为怒火红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怒视着专心吃食物的千易蔓。

她为什么还能继续吃下去?她果然第一眼见到千易蔓觉得她很危险是真的,之前还以为她胡思乱想了,他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没想到他们刚才离开,生了那么的事情。

“离婚了又如何。”唐玉哲勾起嘴角,饶有深意地看着千易蔓,无声地告诉安以乐,离婚了不代表一切,离婚了照样可以藕断丝连。

千易蔓手中的勺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愤怒地看着唐玉哲。“唐玉哲,你别太过分,别睁着眼说瞎话?我哪里想和你上的样子?要是我真想和你有什么,你脸上会有巴掌印?不就我和安大小姐说了你肾虚,你至于要为了你拿点自尊心,拿我当试验品?你当我是什么?我们都离婚了,你对我刚才的所作所为没有律师函告你性骚扰已经不错了!”

千易蔓气呼呼地说着,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几乎要冲上去和唐玉哲干架的样子。

安以乐瞬间尴尬了,一边看着千易蔓恼怒的样子,一边看着唐玉哲吊儿郎当,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她应该相信谁?不对不管谁的话是对的,千易蔓都是危险的人物,她是情敌,绝对不能再将她当做盟友了!

“亲你怎么了!老子还想上你。”唐玉哲站起来,气势如虹地低下头瞪着千易蔓。

千易蔓哼了一声,随后仰天长笑起来,一脚踩在椅子上。“你想睡老娘?你做梦吧!你以为我还是二十一岁的小妹妹,被你随便几句话就骗的傻愣愣的?我们已经离婚,是两个个体了,老娘在外面好多小鲜肉给我睡,就算是睡也是老娘说睡你,何事轮到你睡我了。”

“那你来啊!我随便给你睡!”唐玉哲咧嘴笑,还把自己身体凑过去,巴不得前面快点来睡他的样子。

千易蔓冷笑了一声。“你没听过一句话,用过的不会再用吗?我要吃东西了,别再挑战我耐心,小心我把你迷晕送给路边的乞丐,让乞丐睡你这个傲慢的家伙。”

千易蔓挥舞着小手,趾高气扬,比唐玉哲嚣张无数倍,瞬间在气势上和言语上,千易蔓得到了全面的获胜。唐玉哲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如果是两点多前,他绝对把她抓到怀中,脱掉她的裤子,狠狠地暴打一顿解气。

“老娘要吃东西了,别惹我生气。”千易蔓脚上用力地踹了椅子一下,结果踹的太用力,脚上一阵疼痛,不过为了酷酷的样子,她还故意做出狰狞的恐吓样子,其实脚上痛的她想要抱着哀嚎一阵子。

装逼装过头了,她的脚好疼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