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谁都没想到,这对老两口住进来没多久,就情况生了大变。????中文w1w?w?.

赵三牛和赵青华去祁郡找赵小满,压根没办法进城,祁郡四个大城门封着死死的,还有人看守,不许进不也不许下出,根本打听不到一点消息。

远远看去外面都是驻军还架着弓弩之类的玩意,赵三牛和赵青华在外面守了七八天,直到等到了外面来了更多兵驻守,而且得到更坏的消息听说要焚城了,城内的太医都快死光光了,根本无药可救。

当时赵三牛心急如焚,觉得赵小满肯定不会死的,非要冲上去要找人说赵小满还在里面,没想到还没靠近哪些官差,就被人给赶回来了,要不是赵青华手脚快,赵三牛就会被人当场砍一刀。

当时祁郡城外也很多人都围在城外,都是一些城内有亲人的人,众人听到要焚城的消息,而且城内的瘟疫根本没解药,所有人都感染的瘟疫,都绝望的哭成一片。

赵青华看事亦如此,而赵三牛因为受到打击,整个人都晕沉沉的,害怕再待在这里也会感染上这个鼠疫,赵青华就拖着赵三牛赶车回祁山了。

哪知道回城的路上遇到了劫匪,虽然没有被杀人害命,但是到底是受了一场罪,赵三牛当时正伤心,晕乎乎的被马车上跌下来。摔断了一条腿。

赵青华虽然没断腿,但是也摔伤了肋骨,幸好后来路上遇到了经过的祁山县的人,看到两人的惨状就把两人给救了回去。

然后回到了祁山村,赵三牛一条腿断了,回来看到爹娘都已经住在自家,他也没法说什么,自己都动不了,只能夫妻两忍者。

总归是血亲,但是赵三牛没先到人家根本没把他当亲儿子看。

赵李氏在听说了祁郡要被焚烧掉了,赵小满也得病病死在祁郡了,顿时心里有了注意。

对于赵三牛家,赵家老大老二两家最怕的还是赵小满,现在听说赵小满死掉了,这两家就动了心思。

很快李秋娘就从镇上回到了村里,因为之前小女儿的时候他们一家子在镇上很是抬不起头,就索性回来多清净,等事情过去了再回镇上。

没想到回到村里,看到赵三牛家那么大,那么干净那么漂亮舒适的房子,顿时起了心思要占为己有。

于是李秋娘和赵金牛就也跟住了进来,美其名要照顾伤残的睡赵三牛,从此赵三牛一家子就开始没好日子过了。

赵三牛因为腿断了,只能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所以他基本上说什么话都没人听。

而赵李氏觉得赵小满已经死了,王四娘这么多年她一直看不顺眼,必须要给她好好收拾一顿,就想出来一个歪主意。

竟然从他们李家找了个隔着好几房的远亲的侄女,要给招赵三牛做妾。

当着全村的面,说王四娘照顾不好赵三牛,还数落了王四娘往年卖女儿的事,让王四娘无话可说,然后就那个远房的寡妇侄女给弄到了赵家,直接住了进来。

赵三牛躺在床上反抗不成,还被下了药,第二天早上看到那个女人的躺在他身边,就算他没法做什么,也说不清了。

紧接着王四娘就被这一家子开始折磨奴役了,天天吃都不给吃饱,还要做全家的家务活,不然的话就克扣赵三牛的饭食和孩子们的饭食。

赵小五和赵小六学了好几年的武功了,也反抗过,但是每次只要他们反抗,第二天三胞胎就会被饿一整天。

特别是大黄几个,赵李氏竟然在食里面下药,然后打断了他们的腿,要杀了他们几个吃肉,还是赵小五现了,半夜放掉了它们三个,让他们进山躲着。

赵小花反抗咒骂甚至还打过架次家,但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赵家现在要么伤者躺床上,要么就是年纪小的弟妹,根本没一个帮手。

最终赵小花还被被赵李氏强势的定亲了娘家一个三十多岁的打着老光棍的侄子,实则是个二流子,十月中旬就要过门。

村里人跟赵小满家这几年交好的人家都上门来劝过,也找村里的族长来说过,甚至赵青华拖着断了的肋骨上门来劝,都没用。

二太爷爷亲自上门教训了赵三祥一顿,最后却被赵李氏气的当场晕过去。

小山婶子和大福娘他们要是上门来说公道话,赵李氏的话更难听了,骂人家咸吃萝卜淡操心,惦记着赵家的家财,惦记着赵三牛,这话说的可是戳心了,完全就是泼脏水,农村的妇人哪个受得了,于是也渐渐不敢上门了。

村里汉子要是上门来劝,那就是惦记着王四娘,还咒骂王四娘偷汉子,

这些话难听的让谁也不敢轻易上赵家的们了,遇到这种混不讲理的赵李氏,谁也不敢惹了。

但是赵李氏的名声也彻底臭了。

而且到底不是自家的事,看到很多人也劝过,让王四娘为了孩子厉害点,但是王四娘这次虽然不哭了。

但是却再也不张口说话了,像是被折磨傻了一样。

村里人都叹气,王四娘自己立不起来,他们也无可奈何。

从七月这赵家大房的人,住进来,赵小五兄妹几个就开始受罪了,吃不饱不说,还每天要干活。

每天赵小五几个都期待四哥回来,赶走这些坏人,但是每天却都失望了,从七月到十月,这中间三个月,兄弟几个月来越灰心。

所有人都说四哥已经死了,病死在了祁郡城,要不然的话为什么后来祁郡都没被烧了,四哥怎么还没回来呢。

就连四岁的赵小天都开始每天跟着哥哥们出门捡柴火做事了,不然就不给饭吃。

赵小花则在家里带着双保胎妹妹做家务,洗碗做饭,打猪草,伺候那一家子,敢逃的话,就卖了两个妹妹。

而他爹则据说一直躺在屋里,每天他们兄弟几个见都见不到,那个恶毒的女人,每天对着他们兄妹几个跟使唤下人一样,如果他们不听话,就打骂王四娘。

所以赵小五和赵小六没办法,只能每天乖乖的出去干活,不然家里娘就要受罪了。

至于长久没见到的爹,这兄弟几个则觉得爹肯定叛变了,听这个坏女人的话,才一直不出来救他们。

赵小天口齿不清的抱着赵小满哭诉,然后握着拳头一脸狠狠的表情,才四岁的小男孩,半年前还是天真可爱的到处爱捣乱的捣蛋鬼,现在却看上去成熟了不少,眼睛里面竟然有一种狠劲儿。

赵小满听完赵小六说完这些,眼睛一算,深吸一口气,抑制着直冲脑门脑门的那股怒火。

赵家这群人,简直欺人太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