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瑨苒?”黎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嫂子,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能把那样的大哥藏起来呢?好东西好相貌应该给大家共同的观瞻嘛~人家的人虽然是你的,但是脸还是可以共享的嘛~”穆瑨苒一脸狡黠的笑道。

在这三个月为了在公司里应付那些宗亲们,而已经智力飞涨的黎雪瞬间恍然,还有凶神恶煞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看到的?不行,被你看了少了怎么办?你给我还回来!”

说着,黎雪直接朝着穆瑨苒扑了过去,看着已经显出身形来的黎雪迎面扑来,穆瑨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时尴尬的停在那里,心中哀嚎——果然她还是不该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不应该来挑衅此时穆家最为金贵没人敢惹的黎雪。

就在穆瑨苒几乎都要直接遁逃的时候,一只大手从穆瑨苒的身后伸了出来,十分熟练地将扑过来的小女人接住:“黎雪,你不要这么毛毛躁躁的好不好?当心身子。”

“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行啊!!!”黎雪看清来人,惊呼一声,没再去追穆瑨苒,改成了去捂这个人的脸,“穆瑨昇,你答应我什么了?不是说好要被我‘监禁’起来的吗?谁让你偷跑出来的?”

穆瑨昇笑得更欢,此时周围已经响起了阵阵的尖叫声。

“哇塞!穆少原来长这个样子吗?”

“靠,这也太完美了吧?”

“这么帅的人……这么美的人……OMG!上天是不想要我们这些单身狗勇敢面对未来了是吧?”

“……”

听着周围的尖叫声,黎雪欲哭无泪的低下头去。

哼,她就说吧,被人看了就少了……

穆瑨昇自然知道,这个在他康复之后就几乎一直在吃各种飞醋的小女人,这其实是害羞了。

照着黎雪的话说,之前她说穆瑨昇情到深处就会变一张脸,变成的,就是现在的样子,这个女人是因为这个想到之前的那些日日夜夜了~

心里想着,穆瑨昇的心中甜蜜蔓延,他直接一把将黎雪从地上抱起来,然后大步朝着樊甄和景田走去。

樊甄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星星的形状:“哇塞!果然是好相貌!怪不得雪儿要藏起来啊,要我我也藏,我也监禁!”

相比在场这些人的花痴叫声,景田是一脸的黑线。

他只想问一句,今天这个大总裁,是来砸场子的呢,还是砸场子的呢?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还那样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是要让他这个新郎官颜面何存啊?!

“景先生,樊小姐,这便是我替黎雪送上的一点薄礼,我听说你们在找她,所以特意从国外将人给你们带回来了。”穆瑨昇站到司仪的位置,因为两只手都占着,便用下巴指了指在樊甄和景田身后僵硬的站着的穆瑨苒。

被提到,穆瑨苒的表情跟身体都不由得僵了僵。

樊甄和景田不约而同的回过身去,看向穆瑨苒。

穆瑨苒在原地踌躇了一番,无数次的生出了一股想要落荒而逃的念头,只是……

穆瑨苒抬头看到面带愧疚的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顿时便释然了,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上前:“樊甄,景田,今天是你们结婚的日子,我衷心的祝福你们,白头偕老,我相信,我也能在不久的将来找到我的幸福,所以,过去的事情,就让我们一笔勾销吧。”

说着,穆瑨苒从自己的身上翻出来一个水晶盒子,继续说:“这是我亲手为你们两个设计并制做的结婚戒指,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你们收下。”

“你……”樊甄有些愣然。

她以为,这个女人要记恨她好久的……

穆瑨苒看向樊甄:“好吧,说实话,原本我只是准备回来大骂你们两个一顿,顺便在婚礼上捣捣乱的,但是……”

穆瑨苒的话中间顿了顿,抬眼看向不远处正在和自己的夫人眉目传情,恨不能见周围所有人都当做摆设用的花瓶,直接缠绵一番的穆瑨昇,笑得灿烂了些:“既然我大哥的康复全都是樊甄的功劳,那就功过相抵,我就原谅你们了~”

“我还该谢谢你喽?”樊甄继续咬牙,眼睛看向穆瑨苒手里的戒指。

因为盒子是不规则的菱形面,所以将光线反射的十分的杂乱,所以并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的模样。

樊甄对此表示深深的怀疑:“你该不会将我的婚戒设计成了很怪异的样子吧?”

“你猜啊~”穆瑨苒只是笑,一直到看着樊甄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她脸上的笑容才一点一点的柔和起来,他将盒子打开,嘴里喃喃,“我怎么可能做那么没良心的事情啊?光是大哥这一件事,就值得我对你感恩戴德了。”

盒子里,是一对造型十分的精巧,用血红的钻石制成的戒指。

樊甄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惶恐的后退一步:“喂喂喂,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可要不起啊~”

“嗯?贵重吗?不过是两颗红钻而已,没有多少钱的……樊甄,都已经要结婚的人了,不要这么土包子好不好?你就努力用自己的医术成名,成为大医生,你就能拿着这种红钻当糖豆子撒着玩儿了~来来,不要客气啊~”

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又闹成了一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