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卿这几句话说的并不重,却将那几个乡绅登时吓得魂不附体,再也不敢开口。

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凤卿正欲动手,庙门外突然一阵喧哗,紧接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约莫五十多岁,脚步稳健,双目炯炯有神,正是所有人口中所称的陆老爷。

他原本正在陪自己新娶的姨太太玩耍,却不想手下的人一连串的来报,有人救下了王大嫂母子,又去当铺坑了一笔钱,最后又去赌场闹了一番。

不耐烦间才叫自己的儿子出面摆平,可是手下人那会儿却来报,说自己的儿子被人抓到了祖庙,要开膛破肚。

心下一惊,这才匆匆赶来。

他原本以为是以前结下的仇家前来寻仇,却不想是素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登时有些火大,大步流星的走到凤卿身边,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包裹住儿子。

“二位,我陆天明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有句俗话叫做不打不相识,两位没有必要因为一个穷家小子与我伤了和气吧?”

他傲,凤卿比他还傲。当下冷哼一声,“话是这么说,不过,就算你说的再对也没有用啊。”声音顿了顿,“这样吧,只要你赔一株千年何首乌给我们,我们立刻消失在这里,如何?”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来人!”

凤卿盯着陆老爷的眼睛,后者突然恍神。

趁着这个空档,凤卿执剑的手突然上扬。

手起剑落!

脸上刚刚有了一些血色的陆公子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肚子里的东西流出,瞳孔猛的收缩,直直的向后倒了下去。

凤卿这一招太狠,太快,以至于祖庙里大多数人见了这个场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孟远航也是不由的脊背一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凤卿会真的动手杀人。回想起自己当初还以为她是个弱女子不禁有些汗颜。

“看来,我们真的是冤枉陆公子了啊!”

一句话,让陆老爷瞬间回神。

“你们…”

“你作恶多端,欺压良善,早就该死!”凤卿俏脸一绷,冷冷的打断了陆老爷的话。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凤卿执剑的手再次扬起,刺穿了陆天明的咽喉。

一切发生的太快,陆天明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贯穿自己喉咙的剑,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凤卿,嘴巴张了张,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便载到了地上。

眼睛死死的睁着,他,真的死不瞑目!

将这陆家父子杀死在这祖庙里,也算是祭了二蛋和他那屈死的父亲王大。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凤卿的胃里也不是很舒服,皱了皱眉,缓缓的走出了祖庙。

所有的人皆是愣愣的看着她,陆天明那素日里横行惯了的家丁此刻都已经傻了眼,自己的老板死了,以后他们的日子要怎么过?

凤卿自知这个镇子不能待下去,缓缓的朝着郊外走去。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慢慢的给这片土地镀上了一层金色,将凤卿与孟远航的影子拖得老长。

过了半晌,凤卿的脚步突然顿了下来,跟着她的孟远航一愣,连忙跑过去,却发现凤卿的脸色煞白。

凤卿本身就被南宫瑾刺伤,今天又用了太多次精神力,若不是强撑着,早就倒下了。

此刻将王大嫂的事情处理完,虽然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但是她终究是松了口气,看着那慢慢没入地平线的太阳,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阿瑾!”

凤卿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弧度,对着树下的南宫瑾不停的挥手。

南宫瑾慢慢的回头,眼中的柔情似乎要将凤卿融化了一般。

凤卿吸了吸鼻子,她就知道,南宫瑾不会不理自己的。

正欲上前,南宫瑾的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那张脸凤卿并不陌生,只是眉宇间不同的气质昭示着,她不是自己。

南宫瑾温柔的看着她,抬手将她那被风吹散的额前碎发拢到耳后……

“阿瑾,阿瑾…”

凤卿想要过去质问南宫瑾,那两个人的身影却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唉!”

孟远航将一块儿毛巾敷在凤卿的额头上,“还在想着他吗?因为他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值得么?”

那一剑刺得很重,却比不上凤卿心里的痛。

她从来没有想过南宫瑾将原本属于自己的温柔给了别人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也从来没有想过别人说的痛彻心扉到底是什么感觉。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了,心,真的是会疼的。

疼的让人不知所措,就连呼吸都会觉得困难。

慢慢的睁开眼睛,外面早已经艳阳高照。孟远航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凤卿抱膝坐在床上,心逐渐的被一点点的侵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