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前,鲁伊快步去追李斌,可是鲁伊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却碰巧看到了鲁晓蕊的事情!鲁伊看到鲁晓蕊手里拿着玉佩跟一个中年妇人说着什么话?她听没有听到她们说的是什么?但鲁伊感肯定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个中年妇人。鲁伊很是好奇为什么鲁晓蕊会偷偷摸摸跟那个中年妇人聊天?难道是前几天鲁卫峰下令把鲁晓蕊关起来的事……

鲁伊看到鲁晓蕊要离开就轻身快步的离开跑回她自己的家;鲁伊在想要要不跟鲁卫峰或者鲁文轩他们说,她现在很害怕一直陪伴她身边跟她一起长大的人居然还有她不知道的事,而且事情比她想象的严重的多多。

鲁鸣坐在凳子上刚刚才把棋盘一一摆好,而鲁寒飞则是坐在一旁喝着茶。“你说为什么“战国棋”会让整个天川大陆的疯狂?”鲁寒飞问。“甚至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下场?还要去玩呢?”

“那我们还要玩它干嘛?”鲁鸣问。

“哈哈!随便一说你就是这样一说就认真起来或者说,到了这里后,你就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苟言笑。”鲁寒飞微笑的看着鲁鸣他的样子好像在说笑是的。

鲁鸣沉默了一会儿说,“也许,我的身份或者一些事情吧……

“你已经很努力了,何必这么强求自己呢?没有人逼你去做些什么,鸣哥…

“呵呵,好了,不用你多说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来来我们下棋吧”。鲁鸣说。

“鸣哥,有些事情,你还是知道比较好…………

此时黑夜已经占据了整个天空,王力这边此时的柴房里,王力看着眼前的鲁安民问:“你真的…

“好了,力哥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鲁安民打断王力的话说。

鲁安民快速检查着他身上带的钱财,灵器等等……王力趴在柴房的门缝上往外看了几秒钟说:“奇怪啊?怎么今天晚上没有人监视我了!?”

“哈哈,这不正好吗?正好我们还头疼,该怎么甩掉监视你的那些人。”鲁安民有些开心的说着。

王力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但此时时机千载难逢也顾不了那不多了。

“力哥,还想这么多干嘛?这个机会多难道啊?”鲁安民有些着急道。

两个坚持了一下各自带的东西,然后互相看着对方,两个人互相点了点头,鲁安民一脚踹开柴房的门率先冲出去了,王力紧跟其后两个人的速度像是离弓的箭一样快速的往外飞奔。

王力,鲁安民两个人用很快的速度离开了柴房,很顺利的往山下赶去。“怎么这么顺利啊?”王力很疑惑的说,脚下的步伐依然没有变慢一分。“哈哈,这不是很好吗?”鲁安民笑着说。

王力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的跟着鲁安民往山下跑。就在王力跟鲁安民快到山下的时候却看到了三个人拦住了他们的。王力停下脚步同样鲁安民也停下来看着他们相隔不到十米的距离的鲁卫峰,鲁卫峰右手握着破旧的黑刀好像已经等待好一会儿了;而鲁卫峰身后大概有五,六米的距离站在鲁文轩和鲁才算。

王力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会这么顺利的从黑水山跑出来,原来都已经计划好了!看来他们今晚可很难走掉了。哼!我定要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只是连累了安民啊。”王力在心里想着。

“哈哈,看来你们已经等候多时了!”王力面无表情,没有一丝害怕的说。

鲁卫峰没有说话一直看着鲁安民和王力,好像他们两个已经是他们的“猎物”了。

王力见鲁卫峰根本你不说就大声说:“文轩哥啊!看来我是活不过今晚了!?”

“力哥,等我一下给我争取到时间。”鲁安民站在王力身后小声的说着,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像是光盘大小的东西。

“今晚你必须死。”鲁文轩简单的说。

“哈哈,我怎么没有见到鲁鸣啊?难道他害怕我了?”王力说。“还是不想让黑水山的人知道他干的这些不敢见人的事。”

“你肯定不知道,如果不是鲁鸣手下留情你早就已经死了,再告诉你,杀你的事鲁鸣是反对的。”鲁卫峰简单的说。

王力笑了笑拿出了千封剑指着鲁卫峰说:“(鲁鸣)他太优柔寡断了,很想个娘们,他这种人不该做族长”

“那你更加不该做族长或者什么了,你连鲁鸣都赢不了,你还在这嘲笑他?哈哈。”

“你,你”王力说着趁着鲁卫峰不注意一剑刺向鲁卫峰,鲁卫峰轻松往右边一闪紧跟着再往后推了几步。王力紧追着鲁卫峰,手中拿着千封剑一直追着鲁卫封的步伐,左砍右刺上挑下追,一阵下来却没有碰到鲁卫峰的衣角。鲁卫峰微笑看着满脸都是汗水的王力,右手中黑刀缓慢的挥动砍向王力,王力躲闪不及手臂被黑刀划了一下,顿时鲜血直流。

王力没有去管手臂上的伤,而是往后退了几步跟鲁卫峰拉开距离。鲁卫峰没有追着王力不放,站在原地不动看着王力说:“这就是你全部的势力?”

王力紧握手中的千封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鲁卫峰,他以为鲁卫峰有些本事但他还是低估了鲁卫峰。

鲁卫峰见王力没有说话也没有说什么但他开始动了!鲁卫峰他先是把手中的破旧的黑刀双手捧着手上,口中说着一些话然后右手拿刀,左手手心抚摸黑刀刀刃,左手手心自然流出鲜血,紧跟左手放在黑刀的刀柄处,黑刀的刀柄有两个很像是虎牙的东西,两个很像是虎牙的东西以肉眼的速度快速的生长,变大;两个很像是虎牙的东西现在却如藤条这般大了!它互相缠绕在鲁卫峰右手的整个手臂,从手心到肩膀的脖子处停下来,两个虎牙狠狠的刺进鲁卫峰的脖子下方,接着好像是从鲁卫峰脖子里流出的血液流动到了黑刀里似的,破旧的黑刀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焕然一新的出现在王力的眼前。而这些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鲁卫峰微笑的看着王力,他其中的笑容很是诡异也很少见几乎没有见过的表情注视着王力。王力不由自主的打了冷颤,手中紧握千峰剑突然用出[一剑点水]这招飞速的刺向鲁卫峰。而鲁卫峰只是往右轻松一闪就躲过王力这一招必杀技。“让你见识一下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鲁卫峰说着拿着黑刀往前迈了一步然后瞬间消失不见。

王力左右观察着鲁卫峰的身影该从那里出现,可是王力居然发现不了他的身影在何处。

当王力一不小心没有注意他左手边的时候,鲁卫峰已经出现在了那里,鲁卫峰手握黑刀砍向王力想要把王力拦腰砍成两半,王力躲闪不过只好往右闪尽量的避开一些;但还是没有完全躲过鲁卫峰的攻击。

王力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下拉开距离后,用手摸了他左手边小腹处,其实疼痛早已经告诉了王力但是王力还是想确定一下,满手都是鲜血的王力发现自己居然怕了!惧怕眼前这个脸上有两道伤疤,相貌平平,不怎么喜欢说话的男人。他的身份其实跟他差不多都是以奴隶的身份进入到了守龙一族,只是他比较幸运拥有十方剑体被他的义父发现,从此两个人的差距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卫峰哥,求你放过我和安民吧。”

“不行”鲁卫峰简单的说“你们不要反抗我会给你们一个疼快”。

王力脸色很难看想着该怎么再为鲁安民争取到时间,可是接下的事让他彻底死心了!就在王力想事情的时候,鲁卫峰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了!鲁卫峰手握黑刀来到鲁安民的身边,如果有人在场光看就能看到鲁卫峰在鲁安民的身边慢步的走向鲁卫峰很慢就像一步一个脚印似的。但鲁安民好像没有注意到鲁卫峰的存在。

王力大声提醒鲁安民但已经晚了,鲁安民手里握着的光盘和他的手已经掉落在地上,手腕处还流着大量的鲜血,就这样鲁安民还想去攻击鲁卫峰。鲁安民右手握拳去打他身边的鲁卫峰,结果却被鲁卫峰用手抓住鲁安民的拳头。

王力上前去救鲁安民但还没有到地方的时候,鲁卫峰一脚把鲁安民踢飞五,六米远。鲁卫峰面无表情的站在等着冲来的王力。

而鲁安民被鲁卫峰踢飞几米远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没有惨叫,没有大喊,蜷缩着右手抓起他身上的衣服包裹在他的左手手腕上,脸色惨白,额头上出现了大量的汗水,整个身体发抖,嘴里的牙齿好像一直都在晃动着,眼睛还不忘记望着掉落在地上的像是光盘的东西。

狰狞的王力疯狂的往鲁卫峰身边跑,手中的千封剑出现了一点变化;看似招招致命但却少了刚刚的一点稳重。刚刚才到鲁卫峰身边的王力有些慌张和失去了信心,但是下一秒他毫不犹豫用剑刺向鲁卫峰。

鲁卫峰往左边一闪躲过王力致命一击,接鲁卫峰用手中的黑刀挑起千封剑,往前迈了一步(往王力身前走了一步)左手成手刀状打在王力胸口上,王力后退几步还没有站稳脚跟,鲁卫峰就用手中的黑刀直接挺进刺向王力的胸口,想要用这一招杀死王力;鲁卫峰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王力额头上满是汗水(冷汗),他看着鲁卫峰手中的黑刀正在往他的胸口刺入,而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吗?不,王力用尽全部的力气往,右边闪,这样还能抱住一命。果然王力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他也好不到那里去他的左侧已经多出了一个手指深的伤口。王力还没有来的急去查看左侧的伤口就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王力顾不了那么多也不想什么了,直接把千峰剑竖起来挡在他的胸前,千封剑散发出大量的灵力形成了一个小剑盾刚刚好保护着王力整个身体。

只见鲁卫峰拿着黑刀对着王力挥出一道刀气,刀气飞快的击中了王力身前的剑盾,刀气直接把王力震飞出去七,八米远,至于王力身前的剑盾已经被鲁卫峰的刀气击碎了但刀气也一起消散了。鲁卫峰不敢相信的看着倒地的王力。

王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震飞出去的,他手中的千封剑还在剧烈抖动着,他知道千封剑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所以他才活下来了!王力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脚不由自主的抖动着,不知道是千封剑抖动的原因才让王力抖动还是王力他害怕的发抖,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王力把手中千封剑再一次竖立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形成剑盾而是这样;王力右手拿剑柄,左手握住千封剑的剑身,王力的左手刚握住千封剑的剑身就鲜血直流,鲜血顺着剑身流到了王力的右手上;也许是疼痛还是什么刚刚气息混乱的王力平稳了,手脚也不发抖了,慌张的心也平静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力闭上眼睛但此时王力睁开眼睛他整个气势和刚刚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紧接着王力不慌不忙的往前迈了一步,王力走的瞬间他的身旁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王力,同样拿着千封剑,满头散发,浑身是血和伤,下一秒两个王力同时用出一剑点水刺向鲁卫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