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骂我!”

查理有点笑怒,看向云逸的眼神顿有几分的不善,云逸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人到底哪来的优越感:“哦,抱歉,我把你比喻成狗,还真有点侮辱了狗狗,至少狗狗对主人还很忠诚,而你…!”

云逸说这话,目光在查理的脸上打了两个圈,对方的眼神暗藏城府,而面似忠诚,但云逸却看出点小人味道。

查理听到云逸这么贬低自己,顿有点气怒:“东方小子,你惹了惹不起的人!”查理眼睛盯着云逸,一字一句的道。

云逸却是一脸不以为然,抬起眼看向查理,嘴里啧啧的道:“这话说的,好像你能代表那个什么什么索伦家族一样,你好像就是一个管家吧,你能代表谁啊,说你是狗都高看你了,至少狗还懂得看家护院,而你,貌似除了狗仗人势之外,还会干点别的么!”

“我就骂你了,你还咬我啊!”

“云逸,你少说两句!”站在云逸身后的陆冰却是叫住云逸,霍亨索伦家族,陆冰还真听说过这个家族,都说欧洲皇室一家亲,几乎每一个欧洲皇室都是亲戚,尽管会有一些变迁,而如今这年代,皇室也不在拥有无上权利,更好似一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但是,如果你真将这些掌权几百上千年的皇室家族当成了吉祥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尽管明面上,这些家族放弃了至高无上的权利,每日里就是作作秀,有事露露面,让百姓瞻仰瞻仰。

但暗地里,这些家族掌控着庞大的资产跟财富,在资本的时代,金流就代表着权利。

而这个霍亨索伦家族,可曾是欧洲第一强国的皇室,尽管在百年前的两次大的战争中,丢失了王座,但靠着隐形的庞大资产,以及那些皇室的亲戚,这个家族虽低调,但在某些行业却展露头角。

“这位公主殿下,十分抱歉,他这人心直口快但没有恶意,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澄清一下,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

陆冰是一个生意人,自然不希望跟这么一个古老家族冲突,哪怕对方的触手伸不到国内,但倾城集团如果要开辟国外市场,就绝对不能得罪这样的家族。

“我不觉得有什么误会,我就是喜欢这个男人,哪怕他是你的丈夫,我也不会让步的!”花痴公主殿下显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陆冰额了一声,看着这明显把她当情敌的杰西卡,也是一脸无语,不知话该从何说起。

而就在这时,从后面走来一人,贴着查理的耳边耳语了两句,同时拿出手机传输了什么文件,查理闻言,顿打开手机,而后在看了一会之后,嘴角顿翘起一个弧度。

哼!

查理轻哼了一声,抬眼看着还敢骂他的云逸,摇晃了下手机:“你不是不承认么,现在我手里就拿着证据,酒店内的监控十分清晰的拍下了你的照片,还有你手里拿着的项链!”

查理继续道:“哼,我就算不追究你别的行为,光是盗窃一条就足矣,这一条项链叫东方之星,三年前苏黎世拍卖行由我们老爷拍下送给大小姐的生日礼物,当时竞拍价一亿两千万!”

查理说着,看向云逸卖了个关子,道:“欧元!”

“这条东方之星,堪称项链中的极品,世界上最权威的纳伯利鉴定中心,曾制作一份世界星钻名录,东方之星名列第七位!”

“整条项链分为三部分,由一百零八颗不同的宝石构成,而正中的东方之眼,乃是一颗八十八克拉的无暇蓝宝石打磨成的,可以说,这等珍品,可不光是有钱能够买得到!”

查理说着,冷笑吟吟的看着云逸:“就凭这一条项链,就足够你一辈子坐穿牢底!”

“这?”陆冰也从一旁看向那张清晰的照片,云逸的脸赫然在上,简直就是大特写,因为这照片上,云逸几乎是冲着监控拿着项链在得意的笑。

“真是你做的?”陆冰都有点怀疑了,因为这张脸不可能作假,至少她没看出有半点的不同,尤其是这会从侧面看向云逸的脸,对比一下,完全就是一个人啊。

云逸翻了个白眼:“我难道会分身术么,还是能一切两半的。”

“可这照片上真的是你,也许你在救我们之前做的呢!”杨叶对比了一下,也没看出纰漏,完全就是一个人。

“拜托,看一下时间好么,那个时间我在去机场的路上,你以为我是超人,会飞的!”云逸无语的道。

这图片上有准确的时间,精确到了秒,从机场到酒店的距离并不近,脑袋转转,算下时间,还真不太可能,除非云逸他真是超人,可以在十分钟内从酒店飞到机场。

“而且,能做出这事的人,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无相门。

在酒店分手之后,那个冷芙蓉显然没走,反而易容成他做了这种事,而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为了给他添堵,甚至借刀杀人,不得不说,做这种坑人事,无相门轻车熟路,而且做的天衣无缝。

光是这一张有脸的特写,就让云逸难以解释。

尤其是这冷芙蓉给他招的麻烦还不小,某国公主,还真是“精挑细选”,想着,云逸就有点牙根痒痒。

“是那个易容的女杀手?”陆冰也想到了:“那现在怎么办,你能解释的清楚么?”

“机场应该也有监控的吧!”一旁的杨叶道。

“如果能找到机场的监控,那自然…!”陆冰说着,但最后心里却没底了,这个真假难辨啊。

“没必要!”

云逸却一挥手,径直的走向对面的杰西卡,而查理看着云逸的动作,顿要横插当中,却被杰西卡伸手推开。

“其实,我可以不追究项链的事!”杰西卡看着云逸,眸子闪晶晶的道:“但你要做我的男朋友!”

云逸直翻了个白眼,道:“我跟你不认识,怎么做你男朋友,而且,我有未婚妻!”

“结婚还可以离婚,何况你还未婚,何况,你不做我男朋友,那这件事你可就解释不清了,盗窃珠宝,可是重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