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青在我这里腻歪了一会儿,然后又出了石室。

我猜想他应该又去看自己的成果了,亓官嵘正和褚寒煜这两个聪明的人,都陷进了他的圈套,他有资本自负。

然而正是因为他的自负,他离开之前竟然忘了,我的穴道会在他点穴之后的两个时辰之后解开。

他走不久,我的穴道就自动解开了。

这是我的机会,我必须趁他不在时逃走。

我来到石门前,回忆他开石门时的动作。

这个石门的机关是图画九方格,类似于拼图,需要将各个图案摆到正确位置才可以打开。

好在我刚刚观察仔细,记得几个图画所在的位置,然而我却不知道每个图案动的次数和顺序。

我决定赌一把,就算赌输了,大不了再被褚青蹂+躏一顿。

所以,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各个图案归位。

石门“轰隆”一声打开,我心底暗叹一声,果然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竟然让我蒙对了。

没想到我还没在心中庆幸,石门又悠悠的开始往回转,吓得我赶紧侧身跑出石室。

我心中明白,我刚刚动图案的顺序是错误的,所以石门并没有像褚青打开时那样,一直维持打开的状态。

我这边机关破解错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也不知道褚青会不会知道我逃了出来,于是我赶紧沿着甬道跑了出去,遇到分岔口,我决定暂且不管,先跑到尽头看看情况再说。

我突然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我,朝我脖子哈着气,然而又距离我非常远,只能听到沉重的脚步声。

我在黑暗中无比的害怕,不知道身后是什么怪物,也有可能是机关,可是我心底的恐惧,让我忍不住去将身后的东西恐怖化。

我的精神的状态十分不稳定,心中越来越慌乱,又因为看不到脚下的路,不知道自己踩在什么东西上,脚腕直接扭到,摔在地上。

然而还没等我身体反应过来疼痛,我所处的地面突然一空,我直接从突然出现的空洞掉了下去。

这又是一个机关,竟然还开在地上。

我以前见过猎人捕捉动物设置的陷阱,在地面上挖一个深坑,上面铺着稻草,下面会放上竹子扎成的竹排,有的竹排上面插上钢刀,有的插上削尖的竹子,只要动物摔下去,就被刺成筛子。

即使会变成筛子,只要伤到的不是要害部位,动物不会瞬间死亡,而是会痛苦的等待着死亡,也许血液流干而死,也许被猎人发现直接一刀刺穿喉咙。

我在往下坠落的时候,听着破空声,想着下面会不会出现铁刺。

就在坠落的那一瞬间,那么短的时间,我竟然想了好多事情。

比如,待会儿我会不会痛苦的流血而亡?比如,念情和忘情没有母亲后他们该如何生活?又或者,褚寒煜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我和他都死了,我们会不会在黄泉重逢呢?

然而,下面却是冰冷的河水,而且很深。

我摔进了水里,巨大的冲击力让我的五脏六腑摔出内伤。

我猛然喷出一口血,难受的咳嗽起来,恨不得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河水灌进我的肺里,让我原本受伤的内脏难以忍受痛楚。

我的头脑有些不太清楚了,晕晕沉沉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身体不住往下沉去。

我听到岸边有人在叫我,可我已经分辨不清是谁的声音。

然后我便听到有人跳下水,朝我这边游来。

在我昏迷之前,我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梦中的我,还在西北林家军中荒度日子,除了长风哥哥和长月姐姐,就连褚寒煜都在。

褚寒煜在林家军中被提拔成副将,他英勇奋战,将西北军打得落花流水,立了一次又一次功勋。

待回到朝堂,皇帝发现他原来是消失已久的太子,便将太子之位又是传于他。

皇帝病逝后褚寒煜继承王位,他做拥后宫佳丽三千人,而我,从此入驻太医院,每次与褚寒煜相见,都像是陌生人。

我会帮他与他的爱妃爱嫔把脉诊病,我如同一具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行尸走肉。

我像是不再记得和他之间的往事,而他貌似也不再记得我与他之间的情谊。

我们两个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我的梦里,我做着看似悬壶济世却对自己毫无意义的事情,我心痛难耐,痛苦的想要碰触褚寒煜的身体。

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告诉他我爱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