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假期太短暂,还没和家人愉快地玩耍呢,时间已经没了。

毕竟是学生,不能不上课,而且夏含清也知道,接下来就是期末考试了,必须得好好对待。所以,她和洛九天按时返校。

不过,在回学校之前,她带着洛九天去了一趟老屋,带走不少种子。夏无意看见了,哼哼几声,倒也没说什么。

小时候,每次放假回来,都要急切地聚到一起,互相分享假期的见闻。而现在,就算是在假期,大家也能够通过手机互相交流,所以,所以……

可拉倒吧,假期的时候大家根本没有互相联系,完全是塑料室友情。

以及,有没有联系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围在一起聊天的快乐。

面对面交流,那是再快捷的网速、再流畅的数据传输也无法比拟的。

李小璐和贾乃亮事件扑朔迷离,***婚讯引发热议,韩庚和郑凯

“目前来说,李昱的各项身体数据趋于稳定,虽然异于常人,但是似乎并没有危险。接下来,休养观察一段时间吧。”

赵根把手里厚厚的一沓报告纸交给吴晗,吴晗粗略翻了一遍。

“哦。”吴晗把报告放下,“看不懂。”

她关心的是:“那他还要一直呆在这里吗?”

“嗯,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呆在这里最好,不过,还是看你们自己的想法。”赵根当然希望李昱留下,这么一个大活人,放在面前研究,求之不得的好事呀。

思考之后,有些纠结,吴晗做不出决定:“李昱,你怎么想?”

李昱看着赵根,再看看吴晗:“晗晗,我想,咱们留这儿住几天?”

“你想留下?”吴晗斜眼看李昱。

李昱点头:“嗯。”

夜晚的南石工信大学一派祥和,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车子在北门停下,吴晗背着包从车里出来。

“谢谢李叔,我先回去啦。”吴晗有礼貌地向司机道谢,然后往校门走,走了五六米,回头望着车顶:“你要在上面过夜?”

车顶上,被夜风吹成狗的李昱颤巍巍地从车顶滚下来,还好现在他是光头,不然那发型都不敢想象。

“晗晗……”李昱不自觉地打冷颤,“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在上面的啊?”

他说要留在生物人研究中心,吴晗就把他留下,自个儿联系司机跑路了。话说,吴晗不在,那他留下干嘛?吴晗上车之后,他悄悄摸到了车顶……

“你一上去我就知道了。”吴晗走在李昱前头,悠哉的很。

李昱心酸:“你真舍得,我在上面差点被吹走……”

“有什么舍不得的。”吴晗双手环抱,回忆往昔:“想当初,我为了去南大看你比赛,就藏在车顶跟过去的,被风吹的那叫一个爽……”

事实上,吴晗当时并没有预料到那个顺风车会搭的那么惨烈。

李昱刚刚才“爽”过一把,所以他非常了解,在车子高速行驶的时候,置身车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他就不明白了,这家伙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一句话便轻易让他感动。

回到宿舍,刚好十点五十五。室友有一大堆疑问等她回答,她一律无视,用最后的时间抓紧洗漱,赶在熄灯之前,吴晗爬上床。

灯刚好熄灭。

“晗晗,坦白从宽哦。”缪莉莉以此作为卧谈会的开场白。

“好了,你们要问就问吧。”吴晗知道,好端端地消失一周,没有个合理的解释,是不可能过关的。

“哼,21P,你男朋友李昱,这些天也请假。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他在一起?”周小曼问出第一个问题。

“对!”吴晗理直气壮。

“喔哦。”鲍婷婷接话,“那,你们去哪儿了?”

“医院,李昱生病了,一直在养病。”吴晗想,这也不算骗人吧?

李昱也是熄灯之前回到宿舍的,看着他那光洁溜溜的脑门,兄弟们震惊了,盯着他仔仔细细看了好几圈,才确认,这人真是李昱。

段天涯最先发问:“老五,多大的事儿想不开,要出家啊?”

“谁要出家啊!”李昱打开衣柜,从里面摸出俩帽子往头上试戴,“我是生病了,现在还是伤员,你们可要爱护我!”

“要吐!”孟筱欣做出一个“恶心”的动作,“爱护你?我只爱豆豆!”

“诶,老五,吴晗妹子这些天,都和你在一起?”高离向李昱求证。

早前,李昱和吴晗消失不见,他只知道李昱请假,不知道吴晗也离校了。打训练赛的时候,他在皮尔特沃夫的群里找小河凑人数,从小河嘴里知道,吴晗居然和李昱在一起。

“对。”这事儿没必要保密,李昱利落地承认。

吴晗把被子往脸上一蒙:“我睡觉了!”

四号床,鲍婷婷默默地给薛若愚发信息:“室友聊天内容太污了……”

李昱虽然醒过来了,但他此时活脱脱瘦了一圈儿,配上他已经飙到一米九的个头儿,看上去就跟竹竿似的。眼窝深陷,双颊干瘪,整张脸就跟刀削过一样,没二两肉,再加上那光秃秃的脑袋,这模样出去别说“校草”、“男神”,就连正常人的标准都达不到。

“有碍观瞻。”这是段天涯给他的评语。

周五李昱没有去上课,再加上紧接着的双休日,几天几夜调整下来,李昱总算有了点儿人样。

11号晚上,为了庆祝李昱“康复”,俩人逃掉晚自习——逃课是种恶习,吴晗却改不掉了——出去吃饭,顺便看电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