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苏夜,到现在都还在吹牛”

林飞雪强忍着大骂苏夜死不悔改的冲动,咬着贝齿,看着苏夜翻开飞雪仙经第二部,目光死死的盯着苏夜的表情,只等着苏夜露出一丝茫然的表情,便要给他一个雷霆暴雨般的教训。

早在林飞雪飞升仙界之后,她就有着创造飞雪仙经第二部的想法。因为雪岛玉宫要传承,单靠飞雪仙经第一部是远远不够的。她要在仙界的大地上继续立起雪岛玉宫的宗派,就必须有一部比飞雪仙经第一部更加浑厚的镇宗仙法。

然而,她在九天仙界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疲于奔命,人生坎坷,始终也没有机会在仙界立起雪岛玉宫,就连开创第二部飞雪仙经的时机都没有。

一直到八千年前,她晋升玄仙之后,她才得以找了个幽静的地方,开创飞雪仙经第二部。

按照她本来的意思,沉淀了那么久才有机会开创飞雪仙经第二部,就应该一蹴而就,一鼓作气把她所有的天道领悟足足151方的天地至理都融入第二部飞雪仙经。

这样将来雪岛玉宫立起来,弟子们也可以凭着飞雪仙经第二部继续修炼,顺利修到神仙巅峰,甚至与她一样达到玄仙境界。

但哪知赵华天那个该死的畜生,无意间发现了她的踪迹,就来捣乱。

她创造飞雪仙经第二部的事情被迫中止,自此之后一直被赵华天骚扰,就再也没有机会继续完善飞雪仙经第二部。

因此飞雪仙经第二部并没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将她一身所有的天道领悟全部融入其中,只勉强构筑了一半。

即便只是一半,那也是她呕心沥血杰作,是她引以为豪的东西,普通仙人得到了都会引为至宝,又岂是苏夜区区蜕凡九重就能够参阅得了的?

回想起八千年前,自己全心全意的创造飞雪仙经第二部的日子,那一段真的无忧无虑的日子,说得上是她到了九天仙界之后过得最为舒服的日子,林飞雪不禁有些出神,内心中那些极度焦虑的情绪不知不觉的也缓和了一些。

仙人打个盹,人间几冬春。

林飞雪太累了也太疲倦了,内心难得宁静,便无法自拔。虽不至于真的就一晃三千年那么夸张,但也是五天时间一晃而过。

五天了!

雪岛玉宫那边却炸锅了。

倒不是因为围困着冰海的那些修仙势力对雪岛玉宫发起猛攻了,有了苏清雾给出的冰海十二入口图,以及利用十二个入口禁制的封闭与运用,短时间内那些修仙势力还无法奈何雪岛玉宫。

让雪岛玉宫炸锅的是雪岛玉宫自己内部的人。

原因恰恰就在于苏夜,在于飞雪仙经。

裘郁芳,雪岛玉宫二长老蓝川薇的亲传弟子,在雪岛玉宫中私底下曾有过一些不太好听的传闻,说裘郁芳实际上是蓝传闻的私生女,传闻不太好听,而且没得到验证,在这个传闻开始流传的时候就被雪岛玉宫高层给压了下去。

不管传闻是真是假,二长老蓝川薇对裘郁芳着实是相当的不错,从小就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加上裘郁芳从小长得就漂亮,因此有相当的一段时间,裘郁芳俨然成了雪岛玉宫这个避世的宗派的小公主。

几大长老对裘郁芳都是相当疼爱,基本就默认裘郁芳将来要成为雪岛玉宫的宫主了。

然而,随着裘郁芳长大,又展露出了一些修仙天赋之后,情况就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裘郁芳太傲了,而且刁蛮,蛮不讲理。雪岛玉宫中一些弟子不小心触到她,不管有理没理就是一通训斥,不分场合甚至连一些长老的面子都不顾,俨然以未来宫主的身份自居,对普通弟子进行严厉的惩罚。

什么让人伺候沐浴更衣,洗肚兜洗亵裤的那都是常事,严重的时候直接替她倒夜香,怒起来还曾经把夜香往同门弟子身上泼,愣是把一个好好的弟子给逼疯了。

裘郁芳这种变化让雪岛玉宫的诸多长老都感到不满,颇有微辞。三长老殷峮几次话里话外的提醒二长老蓝川薇,裘郁芳需要管束一下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要闹风波的。

蓝川薇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装傻充愣一概不理。若有弟子告到她面前说裘郁芳的不是,更是会直接招来蓝川薇严厉的训斥,勒令弟子不得污蔑裘郁芳,私底下无数次提醒一些弟子,裘郁芳是未来的雪岛玉宫宫主,胆敢再污蔑,就要治罪。

见蓝川薇居然是这种态度,几大长老越发不爽了,但雪岛玉宫毕竟是避世的宗派,不怎么跟修仙界交流,都在一个窝里修仙,总也不好跟蓝川薇撕破脸,更加不好越俎代庖教训裘郁芳。

裘郁芳见状就越发的有恃无恐,私底下好几次以宫主身份自居,在住处里勒令普通弟子对她下跪行礼,表情不到位不够尊敬,直接就是一顿毒打。

直到陆无双取得白玉刀的消息传回雪岛玉宫,以三长老殷峮为首的几个长老主张去救回陆无双,让陆无双继任宫主,这矛盾便激化了。二长老蓝川薇与三长老殷峮之间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正面冲突,若不是威望最重的大长老卞落雨从中阻拦,都要大打出手了。

最后也是卞落雨作出明确表态,既然陆无双得到了雪岛玉宫的宫主信物,按规矩就得把陆无双连同宫主信物迎回雪岛玉宫。这才压下蓝川薇的反对,让陆无双带着白玉刀进了雪岛玉宫。

陆无双进入雪岛玉宫之后,蓝川薇自然是各种不顺眼,甚至暗中拉拢了几个长老要把陆无双击杀,免得威胁到裘郁芳的地位。

可这时候,诸位长老却发现陆无双无论是性格还是天赋都比裘郁芳强得多,最关键的是白玉刀已经认主了,再加上裘郁芳这些年自己作死,弄得怨声载道,许多长老极为不喜。

因此以三长老殷峮为首,大长老卞落雨明确表态,九成长老支持下陆无双成了雪岛玉宫的宫主。彻底的断了裘郁芳的希望,也狠狠的把蓝川薇给打压了下去。

这要是在别的门派,早翻天了。不是被落了脸皮的蓝川薇反出雪岛玉宫,就是殷峮等人对蓝川薇赶尽杀绝斩除后患。

在雪岛玉宫这种避世的门派,内部祥和惯了,杀气没那么大,加上丢了脸皮的蓝川薇也一直憋着没什么过激反应倒也就顺利渡过去了,没人再去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可自从逆命草之事以后,蓝川薇就开始表达不满了,她指责陆无双为了自己而出卖雪岛玉宫的利益,指责殷峮为了一滴青龙血而牺牲雪岛玉宫的利益,并煽动门下弟子一起指责,造成了一些波动。

幸好,这些年裘郁芳作死,加上蓝川薇是非不分把雪岛玉宫上下得罪透了,再加上大长老卞落雨又出来表态,蓝川薇也没翻起什么浪花来。

可这个老女人还是不死心。

这一次苏夜来到雪岛玉宫,进入雪岛玉宫的藏百~万#^^小!说百~万\小!说,大大的刺激了蓝川薇与裘郁芳,便再一次搅风搅雨。尤其是苏夜竟然成为雪岛玉宫的客卿长老,还获得了普通弟子都渴望而不可得的参阅飞雪仙经的机会,更是让蓝川薇与裘郁芳揪住把柄大做文章,还真勾起一些本来想参阅飞雪仙经而没有机会的弟子的不满。

偏偏约好了苏夜只能参阅一天,苏夜却一下子参阅了五天还不出来,蓝川薇与裘郁芳更是找到了理由开始闹。

虽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低劣水准,但一天一天煽动越来越多的门下弟子表达不满,也是让大长老卞落雨坐不住了。

她不得不把殷峮与陆无双找来。

“苏夜在静室已经待了五天了,二长老也已经闹了五天了,门下弟子对此事不满的人越来越多,你们说怎么办吧?”

殷峮脸上透着浓浓的不满:“这个二长老简直是不可理喻。外面那么多修仙势力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给我们造成新的危机,她不思帮着维护宗门,竟然为了一点私利就这般搅风搅雨,实在太过分了。”

卞落雨心中何尝不对蓝川薇感到不满,但身为大长老却得顾着大局:“话不能这么说,二长老不满终究有不满的理由,苏夜在静室待的时间确实太长了,我们之前与他的约定也不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想还是开门吧,既然苏夜自己不出来,我们便自己开门,否则再这么下去我们也难以跟门下弟子交代。而且我担心二长老一时想不通会作出一些太过激烈的反应”

“不行!”

“不能开门!”

陆无双与殷峮异口同声。

陆无双道:“大姨,我虽然不知道苏夜为什么超过约定那么多天还不出来,但这家伙太不简单,我们要是强行破门对他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的话,恐怕是要恶了双方的关系,那么之前我们与他建立的关系,我们所做的一切就都付诸东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