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身子上面的卢帅已经慢慢的失去了温度,当我被帖坏蛋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如同一只灵魂出窍的行尸走肉,只是静静的看着被砍得面目全非的卢帅,他的嘴里还叼着半根没有抽完的香烟,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飞哥,帅子他”帖坏蛋说到一般不知道应该怎么再继续下去,立在我旁边久久才说出来:“你后背的伤也挺厉害的,要不要先去看看!”

“不用,疼痛感会让我更加清醒,帖哥,找俩兄弟!帮我帅子送到太平间!然后联系疯子和教官还有十七中的杀堂兄弟!我知道谁是凶手”我冷冽的冲帖坏蛋说道。

“好!”帖坏蛋干净利索的掏出个手机,我伏在卢帅的身边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哥,你等着!一会我就把害你的人帮你送下去!不会特别快”说完之后我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眼看着战堂的两个兄弟抬走了卢帅,那一刻我的心感觉被抽空了,有种窒息的快要晕过去的剧痛感。

就在刚才卢帅拼死把后背替我砍刀的时候,我猛然看着站在货车旁边两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那一刻之前没有想明白的事情瞬间豁然开朗了,我终于知道躲在暗处的那个“杨博涵”到底是谁。

半个小时后,公主街的十字路口,冯霍、教官带着狼魂的人全都赶了过来

“飞子,帅子的事情不要太伤心了!路是咱自己走,踏上来就该想到你我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冯霍递给我一支香烟,声音平淡的说道。

“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但是我可以选择与谁同行不是么?帅子和我只是有点眼瞎而已!你说涵哥?”我歪着脑袋看向冯霍,眼里不带一丝感情。

“你什么意思?”冯霍后退一步看向我。

“我应该叫你冯哥还是应该喊你涵哥?”我静静的看着冯霍:“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你和李景辉站在货车旁边!我说怎么出事这半天豹爷没有出来、李景辉也没有出来!原来是这样我还是叫你涵哥吧,能跟我解释解释么?”

“你猜出来了?”冯霍脸色微微挣扎,最后舔了舔嘴唇摘下鼻梁上的眼镜看向我点点头:“嗯,我确实姓杨叫博涵!是狼群龙头杨旭的儿子!从我们接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算计你!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我从小学开始就跟你是一个学校的!不过那个时候咱们不同班我也不叫冯霍”

“你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监视我?”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冯霍。

“监视?算是吧其实也可以这么理解!”冯霍愣了愣干脆的点了点头:“与其说监视,其实是我父亲替自己打的一张感情牌,他害怕文鹏,害怕你爹有一天会卷土重来!想当初碾压东胜帮一样的碾压他,早早的就做好打算,让我跟你交朋友,混兄弟!倘若真有那么一天的时候,不至于束手无策

“当你发现我根本就是烂泥扶不墙的时候,开始加重了游戏难度,鼓励我混社会!往大混,对么?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在作秀,我和卢帅只是两个陪你游戏的道具对么?”我咬着嘴皮恶狠狠的看向冯霍,此刻旁边的这些人全部安静的看向我们,不用多说他们肯定早已经被冯霍收买或者干脆说早就已经是冯霍的人了。

“是狼早晚会吃肉的,不是我鼓励你混黑,你自己身体流淌的血液早晚也会走上这条路,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发展的这么快罢了!我说我对你和卢帅真的有感情,你肯定不会相信!”冯霍习惯性的想要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却发现早已经被他不知道甩到哪去了,尴尬的搓了搓双手冲我微微一笑:“一个多礼拜之前你还记得么?我替你规划好的蓝图,做水泥厂!搞经济,其实我根本不想跟你为敌!我已经替你找到了一条后路,你为什么逼我”

“我逼你?好吧,就算我逼你!我不过是往豹爷的场子里入了点股,你就把卢帅的命要了?”我冷笑的看向冯霍。

“没办法,你现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狼群!”冯霍点了点脑袋:“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猜出来我的身份么?单凭刚才的那一幕你不应该就断定我是谁吧?”

“确实,我没有你那么高超的智慧!其实我刚刚有一半是诈你,那一刻我多希望你矢口否认,自己不是!可是你承认了其实想想一点都不难察觉,每一次的离开和出现,我都发生一系列相当大的变化,而且一直以来关于杨博涵的消息都是你传播给我的,他的具体情况也都是你告诉我的!甚至你还故意把矛头指向了十七中,指到了曹帅身上,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么?”我心疼的有些麻木。

“曹帅确实是狼群的人,不过是用来监视我的!”冯霍苦笑的看了看我:“我们之间的情谊也许掺杂水分,但是我确实对你和卢帅用心了!还记得公主街,咱们一起吃早餐被伏击那次么?我就是想告诉你,狼群想要你的命再简单不过,不过没想到弄巧成拙让你铁了心的跟狼群耗下去”

“我是不是应该说声感谢?”我干脆点燃一根烟,像是唠家常似得蹲到了地上。

“你确实应该对我说声感谢!丧尸那次,你以为单凭一个六叔就能把你救走?是我鼓动狼群的人到九号公馆闹事,丧尸应接不暇了!才放过你们,还有你们刚刚到城,我让昊楠去故意整治你们,给你们一个提示,好好生活!别想着乱七八糟的混社会,不过让我更没想到的是,那个时候的你已经无惧无怕了!这次逼不得以让昊楠带着你们到网吧跟我见面!替你和卢帅拿下一家饭馆,我以为你会满足!好好的生活下去,没想到你的心越来越大,你想返回hd,想要踩到丧尸,我当时觉得你就是一时气话,心想只要你离开hd就安全了,没想到的成长让我爸感觉到了害怕”

“所以你趁着我需要帮助的时候重新返回了我身边继续监视?顺便要了卢帅的小命!”说到此刻我已经彻底平静下来了。

“错了,这次我不是监视你!我是回来救你!我替你规划蓝图,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活下去!甚至把豹爷带过来,接手所有的夜场,可是你的心思根本没有在这儿!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踩到狼群,碾平hd!是你的野心和贪婪害了卢帅,本来就是晚上该死的是你!可是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没有下了狠心,安排了帖坏蛋出来救你!同时想着今天晚上陪你闹一场,劝你收心好好生活!”

“让你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看到了你对吧?”我觉得心里压抑的快要吐血。

“嗯,这是一个失误!”冯霍如实的点了点头,长出一口气:“不过这样也好,把一切都让你知道,我心里不会有那么大的罪恶感!”

“他们你是怎么做到全部搞定的?”我伸手指了指帖坏蛋、指了指教官,指了指猴子:“帖坏蛋应该是狗叔的人,狗叔是我爸爸的嫡系!教官更不像是装出来的,之前在十七中我相信看到的他不是伪装!还有少科,少科去哪了?”我猛然发现少科没有在人群里。

“少科,我安排他去做另外一件事了!帖坏蛋的妹妹在狼群手里!教官用来救命的钱是我给的!至于其他人也都一样,一个钱字足以摆平!这个年代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钞票才是最真实的!你说呢?”冯霍竟然一点不带害怕的坐到我旁边自己也点燃一根香烟:“现在我能体会到,当时我爹和你爹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是一种怎么样的心理了!”

“是怜悯么?你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对我这个失败家说教,是不是很有快感!”我点了点脑袋冷笑。

“楚飞,你的心理现在只有野心和仇恨!根本体会不到这是一种不忍心下手,却又不得不下手的情谊!我替你和自己感到悲哀如果想要你的小命,你自己算算我有多少机会!我一拖再拖,难道真的没有一丝顾念兄弟情谊么?”冯霍反讥的看着我。

“兄弟?你玷污了这个词!你要了卢帅的命”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冯霍:“说吧,杨哥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现在其实可以威胁我,然后离开!找机会再卷土重来!”冯霍猛然小声凑到我旁边,把脑袋递到了我手边,“什么?”我疑惑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别杀我我带你离开!”冯霍猛然出声,脑袋使劲朝我怀里拱了拱,我这才意识到冯霍是想要救我,骑驴上坡的赶忙用两手掐住冯霍的脖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想要离开!”

“涵哥”周围的人瞬间“呼啦”一下把我们围了上来。

“别过来”我怒视着这群曾经的兄弟,现在想要我命的人大声吼道:“给我准备车,我要离开!”

“好好好别冲动!飞哥!”帖坏蛋点点头,赶忙跑向远处开来一辆越野车

“你开车!谁要敢跟着,我就弄死他!”我抽出腰后的匕首对到冯霍的腰上胁迫他爬上了驾驶座

直到汽车一直跑上高速,我才把匕首拿开看向冯霍说道:“你又想怎么样?”

“放你离开!我说了我对你和卢帅都有情谊,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爸下令干的!对不起这声对不起不是说给你听,是说给帅子,是你和我害死了最无辜的他!”冯霍满脸的哀伤。

“你不怕我弄死你么?”我阴沉的看向冯霍。

“不怕!”冯霍摇了摇脑袋:“我了解你,你不是那样的人!况且就算你别仇恨冲昏了脑袋,你也肯定不会放弃白小蝶不管的!”

“草泥马,冯霍!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我再次抽出了匕首对在冯霍的脖颈上:“小蝶在哪?”

“宁城,她在宁城等你,还有少科,我骗他说最近我们准备跟狼群全面开战,怕白小蝶有危险,让他把白小蝶送到宁城,你到了宁城会看到他们的,还有以后你不要再回来了告诉你这些不是我怕死,怕你伤害我!我只是想给你证明,我真的有把你当兄弟,但是兄弟情谊最终还是会被现实打破!你好自为之吧”在一个服务区,冯霍从车上跳下来,冲我摆摆手:“我想帅子临死前一定告诉你好好过日子吧?”

“嗯!”我点了点脑袋呆若木鸡。

“你这辈子唯一的幸运就是认识卢帅,他是你所有兄弟中唯一一个知道我身份,但是却没有点破更没有折服的人,他是我们三个里最单纯的想要好好维系关系的人,你和我都太脏了!”冯霍萧索的摇了摇脑袋,走远了

我叫楚飞,三十岁!是个混过两年社会的不成器渣子,现在我在宁城开了一家小酒吧,不算太大但是供给吃喝还是没有问题的,大厅里挺着肚子一脸幸福笑容擦桌子的女人是我媳妇,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下个月我的宝宝可能就要出生,我媳妇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小蝶,门口跟猴子似得蹲着抽烟的男人叫少科,我们是发小!认识差不多已经快二十年了,这个年代钱财当道、权势为车!纯洁的情谊就像是童话故事一样难觅,也许就在我们自以为成长的时候慢慢消散了,珍惜你现在的每一个可以称之为兄弟的人,珍惜每一个在你抱头挨揍肯伸出手搀扶你的朋友,珍惜在你最苦最累最没有地位,却牢牢守候在你身边的不忍离去的女人,如果你不知道珍惜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只能用回忆的方式去缅怀他

关于我的故事可能并不完美,但是却无可奈何!人生的每一天都是一页新的故事伴随另外一页旧的往事交替行进的!如果有一天你可以耐着性子书写往事的时候,说明你成熟了,或者说你已经变老了

全书完

“每一段故事的终结就预示着一个新故事的开启,一些原因,故事不得不讲到这里,不尽人意的有些叫人寒心!如果有兴趣听我继续讲故事的朋友可以关注q群330875154!”

...

(天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