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要窥伺你私生活的打算,只是,随便问问。.”

“没有,他昨晚不是去你们公司的吗?好像还和你老公在一起喝酒的吧?不是说住酒店了吗?”

“哦,对对对!”陈芳赶紧模棱两可的将话题带过去:“嗨,是你伯父昨晚喝酒没回家,说跟凌总喝的,我还不相信,以为他骗我在外面鬼混呢,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啦,那我先挂了,挂了。”

说完这话,陈芳赶紧将电话挂断,也不禁气的咬紧牙关。

看来苏羽说的果然没错,这个不要脸破坏人家家庭的狐狸精!

忍不住对司机说道:“快点!”

“好,好!”

司机加足油门,直奔瀚海集团的酒店而去。

陈芳这个人一直坚信的一点就是,因果报应,好人好报,坏人坏报这是因果循环,就好像一种凌驾于道德和法律之上的另一条准绳,用以衡量一个人死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在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就算是做了什么坏事,也一直用被逼无奈,万不得已,老天会理解她为借口。

而且她还非常热衷于慈善事业,她虽然爱钱,但对于慈善从不手软。

她坚信自己的罪孽都由做慈善来赎清了,但现在看来,不仅没有赎清,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加诸在女儿的身上,这是她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车子直接在瀚海国际酒店的门口停下,门童礼貌的上前开门,她直奔前台,没等服务员开口问她,她已经低声说到:“我要见凌峥!”

服务员被她吓了一跳,骇然看着这个气喘吁吁还怒不可遏的中年妇女,彼此间又对视一眼,随即问道:“您好,请问您有提前预约吗?”

“没有!你跟凌峥说苏太太找他,他就知道了!”

服务员只好拨通了房间的内线号码,将这边的情况传达给了客房服务人员,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又对陈芳说道:“凌先生不想被人打扰,不过他现在已经起床了,应该马上就下楼了,您可以先到那边等一下。”

服务员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休息处,就算心里再火大也只能暂时忍下来,走到沙发那边坐了下来。

她一边着急的攥紧手心,一边在酝酿一会见到凌峥自己该说什么,首先语气不能太过分,太生硬,以免破坏了凌氏和苏氏的合作关系。

其次还不能一语说明来意,省的他说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可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就算了,偏偏发生在豆豆的身上,婶可忍!叔不可忍!

如果可以,她真想像个泼妇一样指着他,把他大骂一通!

有你这么做老公的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是结婚的男人啊!你这样做对得起豆豆吗!私生活这么不检点你爸妈知道吗!

她非得把他说到无地自容,悔不该当初不可!

就在等凌峥的时候,她还在焦急万分的原地转圈,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看到自己翘首以待的男人被几个人簇拥着,穿着一件白衬衫,外面罩着一件格子纹络的毛衣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在认真的看着手上的文件,时不时的和身边的人说几句话,走路头也不抬,典型的大忙人一个。

“凌峥!凌总!”陈芳赶紧迎上去大声叫他。

大堂保安赶紧上前阻止,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凌峥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扭头一看,在看到陈芳之后,面露疑色,随即对保安道:“别紧张,是苏太太。”

陈芳赶紧快步上前大声叫道:“凌总!我觉得我们得谈谈!”

凌峥随手将手上的文件甩给身边的高管,面对陈芳微微一笑道:“苏太太有什么事吗?”

陈芳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为了凌总的名誉着想,我们还是私下说吧!”

凌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请她到玻璃墙下的休息处坐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陈芳,只见她脸色板的过于严肃,显得非常难看,和以前一副巴结的嘴脸大相径庭。

“凌总!我就开门见山吧!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男人露出个诧异的表情,随即点头说道:“之前你提起注资的事情我没有仔细考虑过,昨天参观考察之后,突然觉得以后的合作会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陈芳显然听出他和自己的脑电波不在一个平台上,只好再一次提醒他道:“凌总,苏羽回去已经和我说了,我觉得你和苏羽之间发生这种事情很不合适!”

凌峥表示了然,点了点头道:“苏羽是个好女孩,她为苏氏集团付出了很多。”

“付出?!”陈芳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情绪激动的反问他道:“付出?你管这叫付出!你知不知道她是一个多么不要脸!多么无耻的女人!”

凌峥蹙眉,对于这个粗鲁的女人对另一个女人,哪怕是继女如此诽谤诋毁,他也全无好感。

“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

“我就搞不明白了!男人难道都是一个德行?家里放着美丽的老婆,还在外面拈花惹草!苏羽哪里比豆豆强?你居然还说她是个好女孩!居然还被她蒙骗,昨晚居然还和她住在一起!把豆豆冷落在家里?!”

陈芳话音一落,就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干咳声在背后响起,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向身后看去。

只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背后多了一个小女人。

她的手上正抱着大衣外套和一份文件夹,在他二人看过来的时候,赶紧咧开一个笑容,在嘴巴上,但不难看出,这个笑容有多难看。

“豆豆?”凌峥惊讶的起身,哭笑不得道:“你怎么来了?”

麦豆豆看看陈芳,又看了凌峥一眼,指指身后不远处跟着的人道:“是你家酒店的广告企划部催我过来看样片,广告的样片,正要走呢,看到你在这,所以,本想来打个招呼。”

她这话说的有点太过客气,又对凌峥点头说道:“现在打过招呼了,你们,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她说完这话就朝等自己的人走去,陈芳从看到豆豆的那一刹那,脸色已经变的惨白一片,她结结巴巴的对凌峥说道:“她是不是都听到了?你,你快去追啊!去找她解释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